我的孩子,從不撒謊?!

文章: 魏蔻蔻, 分類:育兒萬花筒
我的孩子為什麼說謊?
我的孩子為什麼說謊?
Photo/pixta.jp , 文章/查查

Rebecca 三歲那年,說了有生以來的第一個謊。

她拿著一盒不知道哪裡翻出來的未拆封CD,問我:“媽媽,我可以聽這裡面的歌嗎?”  因為CD還沒有拆封,我不知道是不是老公買來做禮物的,於是隨口回答 “這盒不可以,你看看有沒有其它的”。

Rebecca 的回答讓我至今難忘,她說:“我就是想聽這個,上次聽的時候我覺得特別好聽,還想聽一遍”。

我當時被驚呆了,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答,大腦中只剩下一個念頭:Rebecca 對我撒了個謊!

從我的角度看,事情很明顯。這是一盒沒有拆封的CD,Rebecca 怎麼可能聽過裡面的歌呢?如果沒有聽過,又怎麼知道好聽與否呢?這不是撒謊是什麼?

也許是因為太驚訝了,我沒有認真思考便衝口而出:“Rebecca 你在撒謊,你怎麼可以撒謊?”  剛說完我就有些後悔了,因為我看見Rebecca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,沒有再說話,拿著那張CD默默地走開了...

那天晚上睡覺前,我照例和 Rebecca 聊天,問問她今天最開心和最不開心的兩件事,這是我們一天中最輕鬆的時刻。

Rebecca:“媽媽,我有一個問題”
我:“請問”
Rebecca:“撒謊是什麼意思?”
......

我是個幸運的人,被女兒的問題及時點醒,沒有再用 “你在說謊” 指責過任何孩子。“說謊” 是惡意地刻意違背事實,我的孩子沒有刻意,更沒有惡意,她從不撒謊。

Rebecca 的CD事件後,我看了一些關於嬰幼兒心理成長階段的研究,並出乎意料的發現,我所認為的 “撒謊” 其實是孩子認知發育的結果之一!

孩子兩歲左右時會產生 “原來你看不到我的想法” 的意識,從而開始對自己的想法和發生的事件進行部分的隱藏。

從差不多三歲開始,孩子漸漸具備初級的邏輯推理能力,從而對自己觀察到的東西進行分析,並得出結果,但這些結果並不是家長一下子可以明白或者接受的。

很有可能在這些意識和認知形成的過程中,孩子的某些行為改變會被家長指責為 “在撒謊”,這會讓孩子對自己新生的能力產生懷疑,對孩子大腦發育和認知形成其實是不利的。

有一次,我們去一個養貓的朋友家玩,Rebecca 對貓的生活用具非常感興趣,這是什麼那是什麼的問了一堆,當得知一塊非常粗糙的毯子是貓用來磨爪子的時,她停了下來,凝神想了一會,一字一句地說:“媽媽,這個東西我們家也有”。

在旁邊的朋友聽見就好奇地問我:“你們家也養貓了嗎?”  我當時覺得有點尷尬,揮了揮手,把 Rebecca 拉到一旁問她說 “我們家怎麼可能有這個?我們家連貓都沒有,是不是其他小朋友家有,你弄錯了?” 

Rebecca 非常堅定,使勁點著頭說 “真的有,我回家給你看”。我心裡咯登咯登的,有點堵得慌。

一回到家,Rebecca 就拉著我到院子裡,指著柵欄中最高的那根木棍,“媽媽你看,就是這個,Roos用它磨爪子,和那個阿姨家裡的一樣”。

我恍然大悟,明白了 Rebecca 的思路,她看的不是外表,而是功用!鄰居家的貓Roos用我們的柵欄木頭磨爪子,朋友家的貓用毯子磨爪子,雖然東西不一樣,但功用都是 “磨爪子”,不就是一樣的嘛。

那天晚上別提我心裡有多爽快了,因著 Rebecca 的聰慧,也因這我在朋友家時沒有指責她的 “不誠實”。

“誠實” 一直以來是我非常看重的道德標準之一,並且認為誠實就是無論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都 “實話實說”,這其實是一種非常幼稚的觀點。

孩子認知發育的初級階段確實是描述事實,看到什麼說什麼,但這個階段很快就會升級,被描述事實時添加自己的想像,或者純粹地描述想像取代。

同理,平鋪直敘的說出自己的想法也是初級階段,會很快升級為根據環境和物件的不同對自己的想法進行 “包裝”。

當孩子在自己的想像中遨遊的時候,做家長的我們可以當聽眾,可以參與其中,但千萬不要把孩子硬生生地拉出來,讓TA茫然不知所措。

天黑了,放學了,我接 Rebecca 回家。

“媽媽,你看天上有好多星星,它們一閃一閃亮晶晶”。我抬頭看了看,烏雲密佈,沒有星星,於是接茬 “星星在哪啊?” 

Rebecca 沒理會我,繼續她的想像,“你知道嗎,天上還有一個東西,你知道叫什麼名字嗎?” 我想她說得一定是月亮,還沒來得及開口,她搶先答了:“那個東西叫香蕉,荷蘭語叫 maan(月亮),中文就叫香蕉。” 

我笑了,說 “香蕉是吃的東西,怎麼會掛在天上?” 她也笑了,咯咯咯地說 “我一口吃了個大月亮,哦,不對,大香蕉“。

我笑開了,“那月亮被你吃了,晚上誰來給我們照亮啊?”

Rebecca 快笑翻了,那條回家的小路上,充滿了我倆無厘頭的漫天想像。

剛吃完雪糕,我拿著濕紙巾來幫 Rebecca 擦手。

她見我走過來,把手藏在了背後,說 “媽媽,我也不知道怎麼搞得,沒有手了”。我咯吱她,她忍不住拿出一隻手來阻擋我,我趕緊握住那隻手說,“這是什麼,是誰的手?” 

Rebecca 已經笑得喘不上氣了,“媽媽,剛才長出來了一隻手,不過只有一隻哦”。 

我替他擦乾淨,說 “這樣好不好,我用這隻乾淨的手換那隻髒的,這樣你還是只有一隻手”她覺得有道理,把那隻乾淨的手背了回去,乖乖地拿出那隻髒的讓我擦,嘴裡還念叨著 “也不知道怎麼搞得,就只剩一隻手了,醫生也沒有辦法...”。

我又接茬,“那是因為你沒有去看 Rebecca 醫生,她一定有辦法。”

Rebecca 突然一本正經起來,緩緩地拿出那只背過去的手說 “看,Rebecca 醫生把手變回來了,她很厲害!”

這些和孩子的日常讓我意識到,很多被成年人普遍認為是 “謊言” 的東西其實只是孩子的想像,玩笑,和另一種思維邏輯。

於是我決定不僅不再用 “你在說謊“ 指責孩子,還要以 “從不撒謊” 為出發點去看孩子的語言及意圖表達。

孩子有孩子的方式,有他們獨特的世界,在那個世界裡想像,願望和現實是結合在一起的;我們不需要去拆分,去更正,而應該去允許,接納,理解,認可,甚至鼓勵。

那天去幼稚園接 Rebecca 回家,老師一見到我就激動地跑過來說:“非常感謝 Rebecca 的爺爺和奶奶願意帶著他們的老古董來幼稚園做客,那麼我們下個星期一見了!” 

我莫名其妙地看著老師,完全沒有聽懂她在說什麼,老師看到我滿臉茫然,趕緊解釋:“下個月我們的主題是‘爺爺和奶奶的古董’,前幾天有拜託小朋友們邀請自己的爺爺奶奶來做客,並展示他們小時候的生活用品,Rebecca 說和爺爺奶奶約好了,他們下個星期一過來“。

這下我就更懵了,把 Rebecca 拉到一旁詢問事情的來龍去脈。她自信滿滿地跟我解釋 “看吧媽媽,我是這樣跟爺爺奶奶打的電話”,她一邊把一部玩具電話湊到耳朵旁一邊繼續說,“爺爺奶奶很喜歡來看我,也喜歡我的幼稚園,他們有很多舊舊的好玩的東西,所以他們要來給小朋友們看;我跟他們說好了,下個星期一來”。

我突然明白了,這雖然只是一個願望,但對於Rebecca 來說,就是現實,因為沒有理由不發生啊,起碼在她的世界裡是這樣的。

回家後,我幫Rebecca撥通了爺爺奶奶家的電話,她用同樣的理由說服了二老。那個星期一,他倆大老遠地跑來了Rebecca的幼稚園,給二十幾個小朋友展示了那部生了鏽的削蘋果機。

我很感恩於那個“從不撒謊“的出發點,也相信CD事件中 Rebecca 一定有她的邏輯,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,那天晚上也沒有再追問,只是向 Rebecca 道了歉,為了我指責她說謊的那句話。

蔻蔻Says
我常覺得,在孩子成長的道路中,家長最需要做的是一個旁觀者和協助者,而不是評判者、仲裁者。
“你不誠實、你沒堅持性、你不聽話...” — 給出這類想當然的妄斷和指責很容易,但話一出口,不但傷人,最重要的是阻斷了對孩子或他人真實意圖和個性的認知和理解。
人和人之間,尤其是家人親子之間的信任和交流模式也會因此無法良好地建立。與其充當糾察錯誤的審判官給人的品格下一句判定語,不如稍微當個置身事外的旁觀者,我們多問讓孩子多說,去真正地瞭解來龍去脈,並且幫助其完成。
你不誠實 — 換成“你為什麼這麼說呢?”
你沒堅持性— 換成“這看起來的確令人興趣索然,不如說說你喜歡做的事?“
你不聽話— 換成“能跟我談談,你抗拒它的理由嗎?“
我想,少一些評判,多一些傾聽,情況一定會不同的。

《作者魏蔻蔻,首發於其原創微信公號微蔻(WeikoMagazine)。》
(本文獲作者原文授權刊載,內文及標題為符合在地用語已適度調整。出處/魏蔻蔻:我的孩子,从不撒谎)

延伸閱讀

別急著戳破他!用理性幽默的態度來面對幼兒謊言
如何當個有原則的家長?只要把持住這些重點,不怕寵壞孩子
家長如何不扼殺孩子想像力,正確判別幼兒謊言的真假?

喜歡這篇文章嗎? 分享出去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