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巧玲:他不是壞,他是在做孩子該做的事情

文章: 袁巧玲博士 兒童行為專家, 分類:育兒萬花筒
以孩子的眼光看世界 「Relax, he is just being a kid!」
以孩子的眼光看世界 「Relax, he is just being a kid!」

「He is just being a kid!

「Relax, he is just being a kid!」這是一句老師對我說的話,當時我帶著三歲的兒子在美國的一個體能教室裡上課,Aidan在教室裡跑來跑去,不聽使喚,拿了老師的球就不放手,還到處追著其他的孩子,我心想:「在別人眼裡,兒子應該是個小惡魔吧!」我怕兒子搗亂次序,於是我走向前,嘗試制止他的搗蛋行為。

沒想到老師的一句「He is just being a kid!」點醒了我,當時我問自己:「我是怎麼了?這不是我常常對其他父母說的一句話嗎?怎麼連我自己也忘記了?」

其實我早期一直都在美國接受教育,自己專精的是兒童發展和兒童行為,也常常教育父母門,很多孩子的惱人行為是正常發展的必經路程,像是寶寶喜歡把手和物品往嘴裡放、抓媽媽的頭髮、把東西往地上丟、咬人或打人、什麼東西都可以當玩具、把房間弄得亂七八糟…等,這些都是一般家長很困擾,但卻又都是孩子在成長期會做的「正常事」。

我回想自己在台灣養育Aidan的這段路程中,有很多的掙扎。雖然我深信我的專業背景和教育理念,但是有時候還是會在文化的差異下被限制。在亞洲人的教育裡,孩子要守規矩、聽話、不搗蛋才是乖孩子,因此在這種環境下,我多少會受影響,也開始變得緊繃,以至於會開始要求Aidan要遵守環境給我們的「規範」。

一隻彩色的兔子

有一次,送Aidan去幼稚園上課的時候,我看到教室牆上掛滿了小朋友的勞作品,很明顯地這次勞作的主題是運用不同顏色的圓點貼紙,沿著老師印出的兔子輪廓,來貼出兔子的形狀。牆上的每一張圖,都是可愛的兔子,唯一只有一張圖,那隻兔子的輪廓只貼到一半,剩餘的彩色貼紙都貼在兔子的臉上。我走近一看,竟發現那是我兒子的作品,當下第一個想法就是:「天啊,怎麼只有他不照著老師的話去做,他是不是班上的問題學生啊!還虧我是兒童的行為專家,自己的兒子都沒辦法教好,真是糟糕啊!」

Aidan放學回家後,我終於忍不住,於是問了他為什麼要這樣貼他的兔子,他認真地看著我說:「因為它是彩色的兔子啊!」我頓時覺得又再次的被點醒,他真的沒有錯,在他的世界裡,那是隻彩色的兔子。

走進孩子的世界

最近看了一本繪本,叫做:「我想做壞事」,讀給Aidan聽的時候,我們一起哈哈大笑,因為書中的每一件「壞事」Aidan都做過,但是當我們一同回憶時,沒有困擾,只有歡笑。這本書真是太經典了,它再次提醒我要以孩子的角度去看世界,那些所謂的壞事其實並不是「壞事」,他們只是在做孩子該做的事!如果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待,也許你會發現,在做「壞事」的過程中,孩子所經驗的是更豐富的學習,他們學習探索、對事物的好奇心、創造新的玩法、觀察因果關係,而這些看似令父母困擾的事,卻都是孩子寶貴的學習經驗。

當然,我在這裡必須要提醒家長,千萬不要誤解這裡的建議是任由我們來放縱孩子,只是要提醒家長可以以孩子的眼光去看世界,同時也要在教養的路上找到一個平衡點。

找到平衡點有三大「要」

1. 「要」接受這是正常的

告訴自己孩子的表現是正常發展的過程,先改變思維,你會比較能用柔軟的心去看待孩子。常常提醒自己少說:「不可以!」來阻礙孩子的探索和想像力,多說:「你可以___」。

2. 「要」適時引導

接受孩子並不代表放縱孩子,只要是在合理和安全的範圍內,都可以讓孩子去嘗試,同時不要給予太多的限制。但是如果孩子做得太過頭,我們該適時地引導他們,透過示範,以視覺的方式讓孩子理解你的原則,讓他們理解在合理的範圍內還是可以盡情地發揮。

3. 「要」培養孩子的責任感

在「我想做壞事」的繪本裡,書中的媽媽最後做了一個關鍵的事情,就是他讓孩子對自己的行為負責。我說這是關鍵,是因為很多時候,我們做父母的習慣幫孩子善後,這種方式不但不能教導孩子責任感,還會累到自己。

最後,送所有父母一句話:「Relax, he is just being a kid!」來作為我們最深的提醒。

延伸閱讀

袁巧玲:學習説孩子的「愛的語言」
袁巧玲:協助孩子適應學校生活,爸媽們可以這麼做!
孩子發光的眼神,興奮的編織未完的故事-你也要變成噴火龍嗎?/陳嘉興老師

喜歡這篇文章嗎? 分享出去吧!
我很可愛2016-06-01 09:45:16

當父母的一定要注意小孩子

提拉米蘇2016-06-01 09:45:44

對呀!!

袁巧玲博士 兒童行為專家

袁巧玲博士 兒童行為專家

兒童行為專家袁巧玲粉絲團
我是袁巧玲,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行為博士,國際兒童行為分析師(BCBA-D),專長是嬰幼兒發展、幼兒能力評估、早期療育、師資和家長培訓。目前是芙爾德教育中心的督導,臺北市個別化早療推廣協會理事長。最重要是我是一個寶貝兒子的媽!能將所學運用在自己孩子身上,孩子開心我們的感情也很緊密,真是一舉兩得啊!
熱門文章
精選好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