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對親人的死亡,千萬不要在孩子面前做最好的假設

文章: 魏蔻蔻, 分類:育兒萬花筒
「孩子,我也和你一樣害怕」 選擇堅強,但不逞強,直面的態度和尋求幫助的準備
「孩子,我也和你一樣害怕」 選擇堅強,但不逞強,直面的態度和尋求幫助的準備

直面和接受傷痛需要很多勇氣,我們何不將這份勇氣提前教給我們的孩子,讓他/她知道,不要羡慕別人的幸運,不用懊惱自己的遭遇,遇到什麼,就穩穩的接住,全力承受。選擇堅強,但不用逞強,要有直面的態度和尋求幫助的準備。

別說“不要怕,有我在呢”

荷蘭人對待恐懼,傷痛和死亡的態度,說簡單點,就是“直接面對,徹底承受”,幾乎沒有“善意的隱瞞或謊言”這樣的說法。比如在我們華人社會,如果一個老年人被診斷為癌症,那麼醫生一般會先告知其家屬,而不會告訴當事人。而在荷蘭,只要當事人是神智清醒的,醫生都會直接和當事人交流,由病人自己決定是否告訴家屬。

投射在日常生活裡,荷蘭父母也覺得他們只能向孩子忠實地呈現現實,而不是賦予自己強大的資訊過濾權,去決定哪些是孩子該知道的,哪些不是。在孩子覺得害怕的時候,多數父母只簡單對孩子說“不要怕,有媽媽/爸爸在呢”。心理學家認為,如果這樣說,是一種沒有長遠價值的安慰和逃避。因為孩子在這句話的引導下,雖然得到短暫的慰藉,可是無法幫助他們解決恐懼的根源,況且父母不可能永遠都在。

正確的做法,應該是父母和孩子討論恐懼,將恐懼肢解,仔細地提出“不要怕”的具體解決放案。荷蘭父母在這方面做得相對較好,比如他們會和孩子交流,“你在怕什麼?你覺得那個為什麼可怕?怎麼樣我們才能不怕”等等。這種方式對怕黑,怕蟲子這些具體的東西很有用。孩子會認識到這些不可怕,建立識別和面對的意識,心理逐漸成長。

“孩子,我也和你一樣害怕”

可如果孩子的恐懼是更深層抽象的情緒,如害怕親人的死亡,就是另一種處理方式了—父母在孩子面前敢於承認自己的恐懼,讓孩子知道某些情況下,恐懼無法避免,採取行動也無法解決,只能交給時間。

我一位朋友的六歲兒子,擔心患癌症的外婆去世,怕得睡不著覺。他媽媽會擁抱著他,並不掩飾自己的痛苦和眼淚,對他說:“我也和你一樣害怕,不過外婆現在不是還在我們身邊嗎?我們得好好珍惜外婆在的每一天。你要好好睡覺,明天才有精神去看外婆,對不對?”

我要加一句,這種情況下,千萬不要在孩子面前做“最好的假設”,別說:“外婆在醫院得到最好的治療,相信醫療、相信科學,說不定外婆會很快好起來的。”這樣完全是不負責任地給孩子增加希望,如果現實不是這樣,對孩子的打擊更大。

當4歲的孩子問起爸爸,她只重複強調:去世了!

在荷蘭,無論孩子多小,父母都不會向孩子隱瞞家庭重大變故的資訊。孩子的親人去世了,家長就明白的告知什麼是“死亡”,不會騙說去出差了,出遠門了等等;父母離婚了,誰生病了,也直接告知孩子,並解釋這些是怎麼回事。

我的先生是荷蘭人。他公司裡的一個員工叫桑德拉,她老公在她兒子Dirk只有4歲的時候出車禍驟然離世。

她當天把Dirk從學校接回家,就對孩子直說了:“爸爸死了!今天爸爸騎摩托車的時候出了事故,他永遠地離開我們了。從今天起,只有媽媽和你了,爸爸再也不會回家了。明天起我們還要處理很多事情,比如爸爸的葬禮,你要去給爸爸道別。我們的生活在短時間內會有些改變,比如你這幾天暫時不會去上學;有可能你會看到媽媽哭,還有很多家人會哭,我儘量做到不大哭,但是有很多東西會和以前不一樣了。”

Dirk似懂非懂,問:“那我過五歲生日的時候,爸爸會不會來呢?”
桑德拉紅著眼睛說:“不會了,因為爸爸死了,爸爸再也不會出現在你任何的一次生日派對裡了。”
Dirk大哭,桑德拉摟著他說:“寶貝,媽媽也很難接受和相信,可這件事的確發生了,我們只有一起面對。”
Dirk參加了爸爸的葬禮,給爸爸的棺材上撒土說再見。可是因為他太小了,之後還是經常問起為什麼爸爸不在,桑德拉每次都重複強調爸爸去世了。我看不下去,勸她不要太勉強。

可我先生非常贊同桑德拉的做法,說必須要反復重申概念,讓Dirk真正明白什麼是親人的亡故,這樣對他有好處。因為他的生活已經決定了他必須比其他孩子要更早的瞭解死亡,他應該儘快學會接受。

我們都要習慣在沒有爸爸的時候也要快樂的生活

Dirk大概在4個月後,總算接受了父親離開的事實,並學會了如何與這個事實相處。桑德拉每週會在亡夫遺像前的花瓶裡插上一束白玫瑰,而Dirk每天都會給花瓶裡的白玫瑰換水。他會拍著心口說:“爸爸去世了,就算爸爸再也不能來看我,我還是會永遠想他。奶奶說了,我們都要習慣在沒有爸爸的時候也要快樂的生活。”

Dirk現在已經9歲了,愛好跆拳道和彈鋼琴,喜歡吃炸雞腿和小羊排,和媽媽還有繼父及妹妹一起和樂融融的生活。他依然每天給爸爸遺像前花瓶裡的白玫瑰換水,生日的時候,在遺像前多點一支白蠟燭。

絕不能說他可憐

在這種“直面傷痛”的文化裡,“受傷”便不再是孩子們撒嬌的理由。若孩子的傷痛和挫折是因為不可抗拒的外因造成的,大家都會關愛、支援,一起面對,想辦法改善,那個凝聚力的正面能量之強,特別讓人感動。

若孩子的傷痛,是自己不守規矩造成的,家長幾乎完全不同情,也不表現心疼,而是非常“狠心”的讓孩子反省,接受教訓及徹底承受後果。

前陣子為了迎接巴西世界盃,在開賽那天,我先生家族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把房子裝飾成橙色。我老公8歲的外甥Alex的任務是剪橙色的彩帶,結果他不專心,抬頭看電視,一下子就把左手大拇指頂端的肉剪掉了,鮮血奔湧。

我們第一時間處理了傷口,並帶他去醫院包紮。他很堅強,沒有哭。醫生說,這幾天會疼痛,在之後的兩周他的大拇指會逐漸癒合,可指尖的麻木感會持續大概6-8周。

回家後,他坐著休息,大家也沒有特別關注他,繼續裝飾房子。我幫他倒了杯水,喂他喝,他媽媽馬上過來說:“他要喝水你讓他自己倒,不要餵他喝,讓他自己想辦法。” 說完又回頭對著他說:“你只是大拇指受了傷,你的手還可以活動,醫生說了你這個傷痛要持續6-8周,在以後的這段時間你要學會忍著不方便也要自理自己的生活。”

我說了句:“算了,Alex好可憐!”以他爸爸為代表的全家人都開炮了:“他有什麼可憐的?從他七歲開始使用剪刀,我們就反覆告誡他用剪刀時要專心,如果不專心會有什麼危險。他今天不照著學到的做事,自己邊剪邊看電視,傷了他自己,只能說他不夠聰明不守規矩,但絕不能說他可憐。”

於是,在之後吃晚飯,漱口,洗澡(他帶了個橡皮手套自己洗),睡覺,都是他自己應付的,臨睡前,他和我們親吻道晚安,然後對他父母說:“爸爸、媽媽,我記住了,以後再也不會犯這種錯誤了。”

他睡了之後,他父母才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了對兒子的關切,除了拿著醫生開的藥膏反覆研究外,還不斷問我中醫有沒有什麼草藥對皮膚恢復有幫助的。

該受的痛讓孩子自己受,教孩子愛自己,再給孩子滿滿的愛

父母都是疼愛孩子的,我們當父母更多的是希望痛在自己身上,愛都給孩子;荷蘭父母則是該受的痛讓孩子自己受,教孩子愛自己,再給孩子滿滿的愛。

我們都喜歡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內,幫孩子過濾痛苦、篩選資訊,希望盡可能的讓孩子一路平坦,避免磨難,結果孩子缺少學習挫折及如何修正自己的機會,成年後可能會更艱難。

磨難不用刻意營造,更無需迴避,它來的時候,大家一起真實面對

其實,磨難不用刻意營造,更無需迴避,它來的時候,大家一起真實面對,分享和學習承受它的過程就行了。如何給孩子一個有韌性和厚度的人生,取決於父母的選擇和態度。

傷痛與苦難,和快樂與幸福一樣,是生命的一部分,沒有必要過分強調和追求生活中的無憂。災難和重創不是等你或你的孩子具備足夠的心理承受力了才會降臨,它會在生活的任何一個時刻,無論你是4歲還是40歲,猝不及防的驟然來襲。

直接接受傷痛需要很多勇氣,甚至連拿出這份勇氣都需要一個牽牽絆絆的過程。因此,我們何不將這份勇氣提前教給我們的孩子,讓他/她知道,不要羡慕別人的幸運,不用懊惱自己的遭遇,遇到什麼,就穩穩的接住,全力承受。選擇堅強,但不用逞強,要有直面的態度和尋求幫助的準備。

這難道不是一份最好的禮物嗎?

(本文獲作者原文授權刊載,內文及標題為符合在地用語已適度調整。)
本文出自魏蔻蔻撰稿,2014年7月25日以題目“荷蘭人如何引導孩子直面死亡”首發於微信公號少年商學院(YouthMBA),在微蔻上重發略有刪改。

延伸閱讀

你誤會了!放縱不等於自由,別把任性當個性!/魏蔻蔻
運動對幼兒未來的影響比你想得還要多!幼兒運動的十大好處
新興教養法則-海豚育兒法:讓孩子愈玩愈聰明!

喜歡這篇文章嗎? 分享出去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