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班裡的“熊孩子”,該和他玩嗎?

文章: 魏蔻蔻, 分類:育兒萬花筒
家長們別急著架起隔離牆,不妨試著多問一句: “你明天還會和他玩嗎? ”
家長們別急著架起隔離牆,不妨試著多問一句: “你明天還會和他玩嗎? ”

如果你兒女班級裡有個“熊孩子”,調皮搗亂,還時不時動手欺負人,作為家長,你如何教孩子跟這位同學相處呢?

大多數中國家長的應對方式不外乎以下幾種:

父母:他欺負你沒有?孩子:沒有!父母:那就好!離他遠點!
父母:他打你了?孩子:嗯。父母:告訴老師沒有?他打你,你就要打回來啊!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咱們也不是好欺負的。孩子:知道了!父母:別再跟他玩!咱惹不起,躲得起。

這些中國家長選擇的做法,是“隔離”式的,即,盡可能地將孩子跟任何“不良”的人、事和影響絕緣,以此來保證孩子世界的安全、穩定。

在國外定居後,我發現歐洲的家長對此的處理方式和中國特別不同。

歐洲家長在了解孩子之間紛爭的原委,並講解是非曲直後,常會追問孩子一句:你明天還會和這個同學玩嗎?
在氣頭上或是受了委屈的孩子,直接反應大都是:不,我才不要和他玩!

這種時候,歐洲家長們的作法大都是勸說自家孩子要和“熊孩子”同學玩,理由並不是“同學間要搞好關係相親相愛”這類套話,而是跟孩子具體分析如何與不同親疏的人建立不同層次的關係、確立幫助分享的平衡點以及“孤立”的壞處。

家長們會告訴孩子,當拒絕任何一種聯繫後,不僅是孤立了他人,更孤立了自己, 而在不愉快中尋求某種適度的相處關係是更好的辦法。同學間,根據性格習慣不同,總有關係更好​​的和一般的之區別,要學會找到跟不同人的連接點。其實,給予“熊孩子”的應該是幫助,而非冷落。讓孩子有意識地幫助這類“社交障礙”的同學提升與團體的融入感,於他人有利,更於孩子自己有利。

這種​​方式對孩子成長過程中,跟他人和外在環境的互動帶來的正面效果是非常明顯的。

我朋友生活在哥本哈根,10歲的Gina是她和丹麥老公的獨生女。 Gina班裡就有一個喜歡打人的女同學叫艾拉。
其實,艾拉很漂亮,生長在一個優裕的家庭,父母都是醫生,但是因為工作忙碌,艾拉幾乎是被家裡的菲傭帶大的。

不知是由於菲傭對小姐艾拉奉養般的溺愛,還是長期缺乏正常親子間的交流互動,艾拉是個極度需要安全感和他人注意力的孩子。一旦艾拉感覺焦點沒在她身上,就會動手傷人打人,好像想通過這種方式來得到關注。
這種時時發作的“社交行為失常和暴力傾向”導致艾拉成為班裡不受歡迎的孩子,但因為還沒到問題兒童的程度,校方、老師和家長商量後,都決定引導孩子們接納艾拉這種“特殊孩子”,並且幫助艾拉合群。

最初,我朋友Gina媽也是理所應當地用中國式辦法處理。她問Gina有沒有被艾拉打過,Gina回答沒有,並告訴媽媽艾拉打人也看人。 Gina是個自信漂亮很受歡迎的女孩,所以艾拉不會惹Gina,而是去找“軟柿子捏”。

Gina媽聽完後,放心了,覺得沒打自己孩子就行了,一副不關己事的樣子。
可Gina爸的態度不同,他依然就此和女兒進行交談。
“Gina , 你還會和艾拉做朋友嗎? ”
“不要,我討厭艾拉的行為,我不要跟她玩。 ”
“那你想怎麼對待艾拉呢? ”
“我希望她離開我們班,能把她趕走就好了! ”

Gina媽聽到這裡,也覺得女兒說的話有點情緒太強了,準備制止女兒時,Gina爸開口了:“生活在這世界上的每個人,都有權擁有自己的位子。遇到不喜歡的人或是壞人,不是把他們趕盡殺絕,天下就太平了。如果你能想到辦法,幫助他們與人為善或是融入社會,才是上策。艾拉,不是壞孩子,她只是有些她的問題。既然,她不打你,說明你在某種程度上治得了她。那麼,你為什麼不想想辦法,主動幫助艾拉呢?告訴她問題在哪裡,指引她怎麼能和同學們一起玩?今天發生的不愉快,我希望你能像翻書一樣翻過去,不要耿耿於懷,明天依然把艾拉當成朋友,好嗎?把精力花在生氣上,是很無能也很無聊的。和他人有矛盾和糾紛非常正常,要學會通過溝通來改善。當你關上跟人交往的門,你也把自己鎖起來,限於孤立之地了。只知道抱怨和疏離,算什麼本事啊?如果你能思考,找到處理解決不良局面的辦法,才是能幹呢! ”

Gina媽很贊同老公的作法,也身體力行這種教育方式,用“相互關照”的態度來引導女兒。

今年夏天,Gina媽牽頭舉辦女兒班裡一年一度的周末露營活動。班裡的孩子們,會在Gina家的花園裡搭上帳篷留宿,然後參加Gina家長設計出的一系列團隊活動,有遊戲,也有在花園後面的小森林探險等。

活動空檔,孩子們有些疲憊各自在休息時,艾拉覺得無趣,伸手就打了班裡一個木訥溫吞的女孩瑪莎,瑪莎當時就哭了。

Gina和同學們見狀,立即聚過來安慰瑪莎,並且異口同聲批評艾拉不該動手欺負瑪莎,讓艾拉道歉。
艾拉又羞又惱,不願道歉,在隨即開始的森林探險項目中,賭氣拒絕參加小組活動。
孩子們此時完全可以一走了之,把這個給大家帶來不愉快的艾拉拋之腦後,可是Gina帶頭與大家商議,覺得不應該孤立艾拉。

孩子們都同意Gina的建議,嘰嘰喳喳地討論著:艾拉之所以犯了老毛病打人,是因為希望吸引大家的注意力,可適得其反。而森林探險是一個增加團隊協作的好機會,只有讓艾拉參與,和同學們有了同甘共苦的共同經歷,才能建立真正的體諒和相互分享。有了可分享的經歷,才能真心地彼此關注。

於是,孩子們走向艾拉,邀請她參加活動。
艾拉氣鼓鼓地說:“我不去!你們都討厭我,剛才都在指責我,我不要和你們一起! ”
同學們沒有氣餒,繼續勸說:“艾拉,無論剛才的事情誰對誰錯,我們留到明天再談。現在,我們都希望你能跟我們一起去森林探險!一來,Gina的家長費心安排了這麼好的活動,我們對他們的感謝就是積極參與,不要辜負了他們的好意和準備。二來,我們在活動中會有很多有趣的經歷,你不參加就體會不了,太可惜了。三來,也是最重要的,我們是一個團隊,而你是團隊的一員,我們不想和你分開,我們也需要你的幫助。來吧! ”

孩子們拉著艾拉的手,艾拉半推半就地挪著步子,跟大家一起走向森林。
一個小時的森林探險活動結束後,Gina媽看到孩子們唱著歌開心地走回了花園,邊走邊談著經歷的趣事。艾拉牽著同伴的手,蹦蹦跳跳地笑著聊著,渾然忘卻了之前的不快。
孩子們對Gina父母道謝,吃著水果點心,準備就寢。

北歐的天空,暮色略顯蒼茫,艾拉趁大家不注意時,走向瑪莎,輕聲但慎重地說:“瑪莎,對不起!剛才我不該打你!我錯了!我們還能是好朋友嗎? ”
瑪莎點點頭,握著艾拉的手,兩個女孩擁抱在一起。
其他的孩子見了,也非常高興地過來,相互擁抱,一派輕鬆愜意。

Gina媽看到了這一切,非常感概,也為Gina和孩子們的處理方式感到驕傲欣慰。

當孩子們發現同伴被欺負時,能分清是非,站出來保護弱者,制止錯誤粗暴的言行;當大家該團結面對任務時,又能不計前嫌,一致用善意的溝通化解矛盾,不去冷落任何一個成員,最終用現代人理性的態度解決了糾紛,和樂融融地相處。

雖然,一次集體活動可能不能完全治好艾拉的暴力傾向和情緒問題,但是孩子們營造起如此寬容的環境和集體,想辦法讓艾拉重新融入團隊,在夥伴們的接納中由衷地道歉,認識自己的錯誤,日積月累,一切定會越來越好。

Gina媽在看到孩子們的這些成長,不斷地跟我說,讓孩子把心打開,接納“熊孩子”同學,不是多此一舉,更不是把孩子暴露在傷害中。事實證明,孩子能更好地體諒弱者,看清爭議分歧,在換位思考中,建立同理心和處事本領,反而能更好地維護權利,保護自己。

的確,讓孩子有同理心,不是一句簡單的教條,而是要在日常點滴和衝突中逐漸學會面對和體會。
動輒就把孩子跟“麻煩的人”或 “棘手的事”隔離開,看似是保護,其實會讓孩子的世界變得窄小狹隘。
人生中給自己的障礙設得越多,能擁有的空間和格局就會越小,選擇和可能性也就越少,生活、工作、學習中能享受到的滿足感和放鬆性也會隨之降低。

電影《辛德勒名單》中,辛德勒和納粹德國軍官討論何為權力,很多人認為“殺戮”是權力,其實真正的權力是“赦免”!
仔細想想,的確如此,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去殺傷別人,而有能力去赦免他人罪責的人卻屈指可數,一定是凌駕於上層建築之上的。

同理,讓人煩惱和生氣,誰都做得到;而讓人開心和愉悅,卻非易事,要經過訓練和意識轉換才能達到。
寬容,是遠比決裂要更高層次的能力。只有抱著容納的心胸,才能解決問題。

就如Gina爸爸所說,當你關上跟人交往的門,也把自己鎖起來,限於孤立之地了。只知道抱怨和疏離,不算本事;只有找到處理不良局面的辦法,才是能幹,才能成長!

所以,若孩子班級裡,有個“熊孩子”,家長們別急著架起隔離牆,不妨試著多問一句: “你明天還會和他玩嗎?

《作者魏蔻蔻,首發於其原創微信公號微蔻(WeikoMagazine)。》
(本文獲作者原文授權刊載,內文及標題為符合在地用語已適度調整。出處/魏蔻蔻:孩子班里的“熊孩子”,该和他玩吗?)

延伸閱讀

越大越難教!孩子這麼小就會打人,原來是因為…
1~3歲真的好皮!他們一再挑戰你的底線,爸媽們能怎麼做?
家有4~5歲男孩很賴皮,留意以下耍賴行為,小心養成媽寶!

喜歡這篇文章嗎? 分享出去吧!